Louise Bourgeois?路易絲·約瑟菲娜·布儒瓦生于巴黎,25歲時才學習藝術。 1938年與美國藝術史學家Robert Goldwater, (1907-73)結婚,并移居紐約,她早期的作品都是繪畫或平面雕刻,以接近于超現實主義的方式進行創作,40年代后又開始嘗試雕塑。起初搞彩色木雕,后來其雕塑的用材越來越廣,包括青銅、大理石、乳膠等。她的作品看起來雖然抽象,但很容易讓觀者產生聯想:想到人的軀體和性。其作品總和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有關,背叛、復仇、焦慮、迷惑、攻擊、不平、孤獨,抽象深奧但具有情緒上的震撼力。她終生被這些主題吸引,但卻不斷變換材質、風格、形式,進行反復探索,因此面貌豐富而多變。 1982年美國現代藝術館專程為她舉辦了個人回顧展,極少有在世的藝術家能享受到這項殊榮,何況她是一位女性。

布儒瓦早期的畫作富有立體感,注重空間關系。1947年發表了雕刻《他在寂靜中消失》系列,開始了她之后經常用到的主題——身體與建筑物融合或從建筑物中露出。其實這一主題在其早期畫作《女人-房子》中已嶄露頭角,在《高明的說謊者》(1983)中又得到重現。1950年代,她廣泛采用乳膠、橡膠、水泥等特殊材料創作實驗作品。? ? ? ?

Louise-Bourgeois-Femme-Maison-1946-1947

Femme Maison 1946-1947

Louise-Bourgeois-Femme-Maison-1947

Femme Maison 1947

Louise-Bourgeois-Femme-Maison-2001

Femme Maison 2001

到1970年代,布儒瓦已得到廣泛好評,《父親的毀滅》(1974)描繪了一副恐怖景象,一些圓形的血紅色的突起物朝向觀眾生長,這部作品與之前的《名流》一樣源于對父親的憤恨。這類成群出現的球狀物在她1970年代的作品中經常出現,令人聯想起人體的器官,類似的作品還有《盲人的皮膚》(1984)、《雌狐》(1985)等。這種風格在《無題》(1960)、《積云一號》(1969)中就已經出現了

Louise-Bourgeois-The-Destruction-of-the-Father-1974

The Destruction of the Father 1974

路易絲·布儒瓦真正舉世聞名是在上世紀70年代。她曾說過:“對于我來說,雕塑就是軀體的再現,我的軀體就是我雕塑的本質。”她構想由男性生殖器,胎盤和乳頭組成的混合體,時而形象時而抽象。(Cumul I,1968)(其作品堆積I)巨型蜘蛛雕塑,夢境囈語般的建筑結構是她代表性作品中最出名的作品。90年代初,這位年過八旬的女藝術家把欲望的復雜性和持久性充分表現于雕塑中,作品體積越來越大。

45DE361

1990年以后,路易絲·布儒瓦的作品達到成熟的境界。以“密室”為題的一系列雕塑作品為例,每間密室都代表著不同形式的痛苦與恐懼,身體上的、感情上的、心理上的、精神上的與理性的……觀者對于每間密室有一種偷窺的樂趣,而這些密室又刺激著人們的感官與記憶。

Louise-Bourgeois-Cell-You-Better-Grow-Up-1993

Cell You Better Grow Up 1993

Louise-Bourgeois-Cell-IX-1996-1999

Louise-Bourgeois-Cell-XXVI-2003

Cell XXVI 2003

Louise-Bourgeois-Cell-The-Last-Climb-2008

Cell The Last Climb 2008

一般人對布儒瓦印象最深的記憶,莫過于她那大型蜘蛛(Maman) ,布儒瓦亞說:蜘蛛,為什么是蜘蛛呢?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母親,她就像蜘蛛一樣聰明,耐心,靈巧。她也懂得保護自己。她從母親身上抓取一些特質,然后創作大蜘蛛,然而,這個啟發是經由一段難堪的記憶換來的,從小她與父親,母親,及家庭教師住在一塊,之后卻發現爸爸與女家教有性關系,媽媽卻忍受一切,布儒瓦感受到被這三位她最愛的人背叛,自然的在心理上蘊釀起氣憤,妒嫉,與痛苦,漸漸的,她明了媽媽的苦衷,她便開始創作不少版本的蜘蛛,在影片里,她坦承的表白:這傳達那一份我愛上母親性格的訊息。

Louise-Bourgeois-Maman-1999-bronze-and-steel

Maman 1999 bronze and steel

童年的成長記憶一直是布儒瓦創作的靈感來源,但是她認為緬懷過去或沉浸在回憶中都只是在浪費生命,然而如果這些情感自己跑回來找你,那就是最真的感情,因此她的所有作品幾乎可以稱為是她自傳中的一頁。

對大多數人而言,布儒瓦是神秘的;但對布儒瓦來說,她的藝術就是要使人們看到理由——這也是她的格言“Making people see reason”。